提醒:“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,手机也可直接访问,会自动进入手机版!”

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第三百八十九章 妖精的报恩(十二)

推荐阅读:重生学霸小甜妻、 战天变、 红袍法师、 奇门医圣在都市、 修罗天帝诀、 未来天王、 极品仙师、 无上巫法、 前夫,你好毒、 重生名门之绝世佳妻、 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大意之下,以为她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凡人,不小心着了她的道,被对方的符纸所伤。

    也不用拖了这么久的时间,才重新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那日扔出来的黄符是哪个高人所绘,威力竟然这么大,灼伤了她的皮肤之后,还有一种怎么都祛除不掉的力量,一直在阻缓身体上伤口的愈合。

    难道是隐藏在京城暗处的那些高人?

    余娇兰曾经听自己的母亲提过,京城中有几位高人,也能对他们妖精造成极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不过,那几个人跟母亲都略有交情,只要她做的不太过分,他们总会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余娇兰瞧着自己伤口,心里深处有些缩瑟的害怕,又消之一空,被更多的仇恨淹没。

    等她拿到了里面女人的皮囊之后,一定会狠狠的将对方的魂魄也折磨一番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,怎么敢伤害自己.....

    一定要一口口细嚼慢咽的把她的灵魂吃掉,才能一解自己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余娇兰将对人类的所有仇恨,都迁怒到了石娇娇身上。

    原本通透灵秀的鲤鱼之魂,也慢慢的染上了黑色。

    余娇兰整个身上都湿哒哒的,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沿着她红色的衣摆低落下来的水,却像是活的一般,掉落在地,就沿着地板慢慢的爬上了木质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滋滋”的声音传出,这些黑水竟然有着高度的腐蚀作用。

    很快,门房就被腐蚀成一个大洞,正好是可以容纳一人走过的高度。

    在余娇兰咧嘴踏足房间时,门房上贴的黄符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鲤鱼精的脚飞快的缩了回来,但由她鳞片幻化的红色衣摆,缩回不及时,如同被她身上的水珠腐蚀的大门一样,她的衣摆也被黄符腐蚀掉了一角。

    又是同样的黄符,让余娇兰再次想起那日符纸贴在身上,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手指不由的捂上了腹部的伤口,隐隐的又开始作疼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小伙伴乌有贼跟她说的话,她的体内竟然还有人类喜好养的盅虫。

    余娇兰不是很笨的姑娘,一下就想到了恩人投喂到池塘里的食物。

    乌有贼也跟她分析过,肯定是自己的身份被窥破了,所以食物里一定被放了让她不易察觉的坏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,乌有贼把她体内的虫子一除掉,她的法力一下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她最迫切的是摆脱掉这幅让她不喜的躯壳,等事后,她一定会重新去找恩人的。

    真像是乌有贼所说的,人类都是作呕的生物,就是恩人救过自己的命,她也不会放过对方的。

    余娇兰在心里恨恨的想,娘说的不对。

    果然只有同类才是最好的,凭什么人类这种脆弱又心怀不轨的生物,明明给他们妖精提鞋都不配,却能占据世间最好的资源呢。

    天道不公。

    鲤鱼精完全想不到,她娘曾经也再三叮嘱她,让她不要跟乌有贼玩在一起。

    乌有贼这一妖精性情偏颇,又不走正道,对人类还存在极大的恶感,一定修不成正果的。

    结果,余娘一受伤,顾不上自己的女儿鲤鱼精,余娇兰这货,折腾着,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完全被乌有贼带到了沟沟里。

    面对黄符的威胁,余娇兰拿出一瓶盛有黑色墨汁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里面装着的是乌有贼身体里的毒墨水。

    朝那黄符处泼去,黄符一下就化成灰烬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依法炮制,把阻挡她脚步的符纸全部清除一空,余娇兰对乌有贼的信赖度愈加高涨。

    就是他躲躲闪闪的,不愿意帮她出面报仇,也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动静,石娇娇就是睡死得跟猪一样,也能醒了。

    余娇兰踏入房间之时,就看见美貌的姑娘,哆嗦着身子,攥着手里的黄符一脸警惕的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个坏妖精,现在马上走,不然...不然我让大师来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石娇娇虚张声势的作势要朝外面大声喊人了。

    余娇兰露出闪亮尖锐的牙齿,像逗弄手里的猎物一般,恶劣的笑道:“你喊啊,就是喊破了嗓子,估计也没人能听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人听到了,那正好,一并进了我肚子可好。”

    被妖怪这么一说,石娇娇反倒闭紧了自己的嘴巴,不尝试着呼喊求救了。

    万一...万一真像这妖怪所说,岂不是因为她的原因,又害了另外多一人。

    就是到了生死攸关的境界,小姑娘心底的纯净一丝都不曾少。

    “你,你....我平素与你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害我?”就是死,石娇娇也想做个明白鬼。

    像是已经笃定对方是自己砧板上的肉了,余娇兰也不急着马上就害了石娇娇的命。

    她更愿意多欣赏一会,绝美的脸蛋上,因为自己的存在所浮现的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让她感觉到....前所未有的美妙兴奋.....

    余娇兰拖着脚步,寻了一处坐下,在她走过的地面上,也拖上了好长一段黏糊糊的水迹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自己的头发,就着梳妆台上反光的铜镜,看到自己狼狈臃肿的身形,与凸起的腹部,烦躁极了。

    在将眼神移到,缩在床铺上角落的女人。

    眼神跟粹了毒般嫉妒,那样绝美的面貌,合该就当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身为红色鲤鱼的时候,一身红得发亮的鳞片,让她无比的自豪。

    鱼类中,她就是最漂亮的,连娘亲都总是赞叹她生的好。

    就是化了人形,也该当是最美的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占了不该属于你的美貌呢....”说这话的时候,余娇兰是咬着牙齿吞出来的。

    石娇娇很不懂,“外貌是父母给的,又有什么该不该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长得不美,那是因为你爹娘生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反正都是一死,石娇娇的胆气也大了很多,捏着被角气呼呼的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。”

    余娇兰恼羞成怒,腾的一下站起来,就准备结果了这女人。

    脑海中却不由的因为对方的话,浮现出往日慈祥的母亲的形象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一身金色鳞片,看起来很美,但化成人形的模样却是普通,难道真像对方说的,随了自己的母亲?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。